情感散文:年华也在指尖轻轻地滴落

  一枚槐花从窗外飘进来,落在我翻开的书页上。那时,我正坐在窗前想《诗经》上的句子。没有人可以走出季节,就好像没有人可以走出历史。我透过窗看窗外的风景如烟。

  如烟,一个多么美好的名字。它当属于一个有些忧郁的美丽女子。她颦眉走在尘世之上,浅色的衣袂在风中轻扬,如一条杨柳在春天点拨湖面。那些如心事般的涟漪带着细微的声音散开来,如若被谁捕捉了去,一低头也是温柔。

  窗外的风景无几,也就那么几幅。时光依旧如常,好似与昨日并无不同,只是流年一过再过,面目已见老旧。风声婉约,树影婆娑,我坐在时光里安静缓慢地折叠着尘间的往事,任年华流转指尖。春光早已散尽,在夏的衣襟,我有入梦的错觉,恍若握住了一缕光阴。

  停在肩头的阳光有了灼人的温度,路人目光清冷步履匆忙地从我的窗前走过。我想,这一直不停流逝的时光啊,能否将阳光的温暖倾注于我们内心,让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面生微笑,都能在对错中找到自我,拥有勇气,拥有正直善良的纯正品性,让幸福的花朵开满这生机盎然的夏。时光用笔一直力度分明,我捧着一本书在这寂静的午后,听风过流年的声音,岁月无恙,我心安然。终究,没有人可以打捞起流逝的时间,在流淌的时光面前,连神也无主。

  人来世间一遭,能安稳妥当地活着极为不易,在生老病死面前,每个人都是尘埃,但若能在其中开成一朵有风骨的花来,则需要太多的勇敢与努力。始终认为我们行走在尘世之中是件极其幸运与美妙的事情,犹如光阴行走在花上,是沾染了一身香气的,如若还能遇见心爱的人,该会有多美!没有人能轻易得到上苍的眷顾,请不要过分相信奇迹。一份耕耘才有一份收获,没有辛勤汗水浇灌的花朵,骨干未必经得起风雨。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每一种际遇的由来都必须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遇见对的人。

  人世间最好的爱是两个人都在花上,一个跳舞一个欣赏、一个沉睡一个醒着、一个织梦一个实现。所以世上的一切并不都是旧句子,所有的故事都有生机,只是需要我们在经历时去慢慢体会爱的苦心与欢喜,然后与之平静快乐地活着。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爱情,虽然浮生若水,但千万不要失去善良的心。若不能行走花上,那就做一个在花下想念的人。

  一直相信人只有在时光里存在,才有机会去经历人生,去体会生命的苦痛与快乐,才能丰富自己,才能寻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位置和那个相濡以沫的人。极不赞同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江湖的言论,如果真是如此决绝,只能说明你没有真爱过。

  从不以为自己活在世界之外,一直深信幽居在时光的某个字里,至于会被谁人读起,不会在意,天若有知,定会派你前来。我微笑着合上书,阳光中的微尘被惊得四散而退。只一转眼,这窗外如烟的风景已被时光漂染成了夏埃,牵起流云朵朵于风中漫步。

  光阴这般不动声色,更让我感到了它流逝的迅疾。在眉眼、在指尖、在点点滴滴的来往中。它背影妖冶,却让人心生寒意。似乎一切都在时光中沉浮,可有谁在它的流淌里捉到了鱼?于丹说,“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我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能够在时光的流逝中有念念不忘的过往和有对生命的思考是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我愿自己也能如此清醒、又如此诗意地走过每一个生命的路口,寻觅到幽香路径,停留在某个落花的门巷。也许,大多人只会在时光的流逝中,感叹季节的繁华与命运的起伏。往往心比天高,而命比纸薄。

  其实,在时间面前,我们都不过是一只蝴蝶。如生于春,便可嗅得百花味;若生于夏,即可安然沐浴葱郁;如生于秋,更可尝尽风华秋露;若生于冬,最好坐在茧中,一边学习一边长大,等待自己的春天。光阴的树下,幽深的小巷似隐子在光影中淡然微笑。我固执地认为它始终是微笑着的。一对衣着鲜艳的情侣相拥着走过,像两只穿着花衣的蝴蝶。(中国散文网

  每一只蝴蝶都有自己的春天,就像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情一样,让人心生温暖。淡看风景,即使无所遇见也不叹息,这便是对光阴的小巷最真实的写照。我愿意在纸上将窗外的风景一一写下,但还是无能为力。特别羡慕画家笔下那传神的技法,似乎轻描浅绘就可直达人心,令人叹服,这需要怎样的历练才可抵达?落在东墙上的阳光轻薄如纸,风一吹大有破碎之感。

  从站立到坐下,窗外,风起云涌的风景依旧继续演绎。我只是一个看客,身上早已落了些许细碎的尘埃。人终会在某天成为尘埃,这是我们谁也不能改变的事实,或许在某天也落在某个人的身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